太可悲!自我阉割华族文化!大马华商都怕了马来穆斯林,购物商场狗年不敢放狗图腾!问题是你尊重他们,他们有尊重你吗?

Newshare     2018-01-13     检举

太可悲!自我阉割华族文化!大马华商都怕了马来穆斯林,购物商场狗年不敢放狗图腾!问题是你尊重他们,他们有尊重你吗?

看看世界上最多穆斯林人口的印度尼西亚,人家十二生肖的狗图腾照样卖通街,文化包容及开明的气氛远远比所谓《先进国》的大马强得多了。马来极端穆斯林是这个国家发展的最大绊脚石,固然是不争的事实,但是非穆斯林的自我矮化,自我阉割的投降心态,更显得可怜可悲!

来临的农历新年将迎来戊戌年,也是俗称的“狗年”。但过去几年,我国许多课题都与宗教和种族问题扯上边,不少事件更被政治化。笼罩在如此氛围之下,我国不少商家都步步为营,选择不以身涉险,避开以有“狗”的图案作为农历新年装饰,确保“安全至上”,避开不必要的麻烦。

其中雪州双威商场首席运营员陈佳平向《透视大马》坦言,双威商场今年的农历新年装饰不会出现“狗”的身影。

“ 排除以狗的图样装饰,主要原因是出于创意考虑。我们有很多选择,不一定要用狗。但无可否认,文化因素也是考虑之一。商场终究还是公共场合,各个群体都会聚集在此。”

他透露,今年并非狗图腾首次缺席双威商场,回顾同是狗年的2006年,该集团也决定不用狗图腾装饰。

尽管今年不以狗图样点缀,但他认为,只要不是真狗,应该不会构成“敏感因素”。反之比起狗图样,更应该避免的直接与各族文化冲突的装饰,例如以黑色为农历新年装设的主调、用六角星布置等等。

“ 总的来说,我们是避免使用任何与各个文化冲突的元素装饰。”

同样顾客涵盖各族人民的城の农场( Farm In The City )创办人方训勇则表示,该公司尚未决定是否以“狗”图案作为农历新年装饰,但他认为只要作为公众场合,不仅对穆斯林,对各个族群都得有基本尊重。

“我常告诉我的同僚,在责怪别人投诉你之前,先扪心自问是否已他人着想。”

“就算是举办动物展览,我们也不会展览猪狗。每个国家风俗不同,新加坡动物园可以有猪的展览厅,但这里是马来西亚。”

方训勇同时是宠物店的老板,对于宠物店,他则不排斥用狗图案布置。

“宠物店是店面,我会用狗图案装饰,我们也有买狗啊!穆斯林也会到我们的宠物店看狗、摸狗。他们也会把拯救回来的流浪狗送到我这里,穆斯林有他们特属的洁净方式。”

“但城の农场是公共场合,这不一样。如果是店面,民众可以选择是否踏入,公共场合就务必以尊重各族文化为先。”

虽然在装饰上未有定案,但城の农场今年会以一个特别的方式庆祝“狗”年。方训勇说,他们将举办慈善活动募款,为流浪狗打造庇护所。

其实商家会有避忌也非杞人忧天,2016年10月著名连锁店“安妮阿姨”(Auntie Anne's)就因为“热狗蝴蝶脆饼”(Pretzel Dog)而被大马伊斯兰发展局要求更换卷饼的名字。

紧接着,在我国上映的贺岁电影《西游记之孙悟空三打白骨精》,宣传海报中的猪八戒身影也遭删除,四人取经只剩三人。

早前,我国本地霸级市场巨人(Giant)霸级市场就有售卖一件印有12生肖卡通图样的T恤,当中“狗”与“猪”的图样也被撤换,以中文“戌”与“亥”取而代之。

即便只是狗的图片,对部分马来人来说,还是相当敏感。(摄影:Seth Akmal )

对于狗年装饰的课题,现年33岁的穆斯林餐厅老板达彦卡玛( Muhammad Dayan Kamal Mustapah Kamal )则说,身为穆斯林,他赞同“狗”年装饰没有“狗”。

“这也许会让部分穆斯林感到不舒服。”

“不是所有在大马的穆斯林与马来朋友都能接受以‘狗’为装饰。有的穆斯林非常敏感。这跟穆斯林教义有关,穆斯林要摸狗得有足够的理由。我们也不能把狗当成宠物。”

他认为,即便只是狗的图片,对部分马来人来说,还是相当敏感。

然而,也有一些穆斯林不以为意,认为商家没有必要在装饰上避重就轻。

今年27岁的摄影师阿米尔说,“如果今年的农历新年是‘狗’年,我认为以‘狗’装饰不成问题,这也是华人文化的一部分。”

“仅是用来做新年装饰,我一点也不觉被侵犯。如果有穆斯林刻意因此炒作,是他们太极端。”

他认为,各族之间应该抱有发扬文化的空间,只要不是太过分,例如以“狗”图案喻指穆斯林或作出挑衅,都没问题

欢迎投稿:爆料或者吐槽, 加入我们群组《我要爆料》,或者发邮件到我要爆料粉丝页。我们会有专门记者,帮你编辑成为文章,发布到我们网站。